常青企业无一不从九死一生中挺过来 叶 雷 ——

来源:阿诚日期:2019/02/17 浏览:
网址:http://www.playthisway.com
网站:九号彩票网 Toyou

  “企业发展必须经过几死几生,只有经过生死考验才能成为常青企业”。TCL的30年,是与时代精神相呼应的30年,它的光荣与梦想,挫折与教训都值得历史去记录。

  “鹰的重生”,是TCL总裁李东生引述《美国国家地理》所讲的一个故事:说作为世界上寿命最长的鸟类,鹰40岁时必须做出困难却重要的决定。因为老化,要么等死,要么很努力地飞到山顶,在悬崖上筑巢,在150天内,用喙击打岩石,直到其完全脱落,然后静静地等待新的喙长出来,再用新长出的喙把爪子上老化的趾甲一根一根拔掉,继而用新的趾甲把身上的羽毛一根一根拔掉,从而获得重生,可再度过30年岁月!

  《鹰的重生:TCL追梦三十年1981-2011》是一本关于TCL的企业史。财经出版商蓝狮子团队深入TCL集团长达一年半,从卷帙浩繁的第一手资料和近百名亲历者的口述中,试图通过本书还原一个线年由一家代工的磁带小厂开始,到借款5000元创立合资公司TTK,到1986年的中国第一台按键式免提电线年在越南市场的风光无限,1999年的中国第一台网络电视,到2004年重组世界500强企业的汤姆逊彩电业务和阿尔卡特手机业务,随后深陷泥潭的亏损,2006年开始的“凤凰涅槃”,直到2010年启动华星光电项目,一个个节点、一个个案例,鲜活地重现在读者面前。

  李东生在2006年硬挺着没有辞职,并写下“鹰的重生”等一组文章,坦率向全体员工承认“我错了”、“管理者必须为变革承担责任”。他当时可能就已经下定决心,不必等爸爸死掉,从自己的新生开始,逼迫自己从“感性人”变为“理性人”,从“心太软”变为“心很硬”。李东生似乎已学会了淡定,“过去的30年,是真正认识这个世界和开始参与全球竞争;未来30年,要在全球竞争中逐步地建立起我们的竞争优势!”

  一直关注中国品牌发展的著名经济学家吴敬琏说,TCL是我国改革开放中成长起来的典型企业,也是中国企业国际化的先行者,是值得深入研究、弥足珍贵的企业标本。本书花了不少篇幅讨论对企业国际化战略思考,比如如何“将外国能力植入中国母体”,“从‘师夷长技以制夷’变为‘师夷长技以治中’”, “组织制度是‘走出去’且‘站得住’的关键”,“成功地走出去,有赖于核心技术和营销网络两个核心竞争力的提升”等等。

  无论如何,重新上路的TCL,一直坚持在第一线的李东生,在企业已过而立之年的时候,确实需要好好回顾、总结和反思一下。鹰之所以能够重生,绝不仅仅是40岁之时的一次蜕变,动物学家研究发现,鹰每次的搏击,每次抓取猎物的尝试,之前都是有周密思考与部署,之后还有总结和反思,从而不断提高其生存本领,这是它能活第一个40年的关键所在。

  “第一个走出去才知道路有多远,好在我们一直在路上。一直在走,沿着正确的路线往前走,要有更加坚韧的耐力才行。你要不走出去你还真不知道路有多远、路有多艰难。好在我们一直在努力,一直在路上。”这是TCL首席运营官薄连明的感慨。诚哉斯言!

  这同时也是一本企业家李东生的传记,书中鲜活地描写了TCL领军人物李东生30年创业的艰辛,在一穷二白的情况下在仓库里起步创业,准备冲击三甲企业之时制造基地被人釜底抽薪,为了授权经营押上了董事长祖宅……他以一个永不疲倦的追赶者自居,在危机中寻找机遇,在海外市场谋求发展,在全球竞争最惨烈、竞争壁垒最高、洗牌速度最快的消费类电子市场拼杀,始终不退场、不言败,朝着成为受人尊敬和最具创新能力的全球领先企业而努力。

  或许TCL的下一个30年会更精彩,鹰的重生,不必等爸爸死掉,更不用等下辈子再投胎转世。

  美国《财富》杂志这样总结杰克·韦尔奇的人格特征和经营理念:第一,掌握自己的命运,否则将受人掌握;第二,面对现实,不要生活在过去或幻想之中;第三,坦诚待人;第四,不要只是管理,要学会领导;第五,在被迫改革之前就改革;第六,若无竞争优势,切勿与之竞争。苹果的乔布斯则说:“拥有初学者的心态是件了不起的事情”,“你如果出色地完成了某件事,那你应该再做一些其他的精彩事儿。不要在前一件事上徘徊太久,想想接下来该做什么。”

  TCL集团起起落落,一直是李东生掌舵,最辉煌的时候,曾经创造过年利润16.37亿元,年增长率超过60%的企业神话;最糟糕的时候,利润总额亏损19.2亿之巨,股票也被戴上ST帽子。李东生本人也是一样,曾被评为“中国当代优秀的民族企业家”、“年度经济人物”、“最具个人魅力CEO”,登上《财富》杂志封面,但在2007年,却被《福布斯》评为“全球最差的十大CEO之一”。直到今天,和李东生同时代的风云企业家,基本都已谢幕,但他仍在第一线,依然与TCL集团的命运紧紧绑在一起。

  等死,当然既不是李东生也不是TCL集团的选择,所以在最困难的2006年,李东生写下“鹰的重生”来表明决心。让人欣慰的是,2008年,TCL集团终于在股市成功去星摘帽。2011年的业绩预告显示,全年实现净利润约为15.5亿元至18亿元,较上年同期增长约230%至280%,公司主要产品液晶电视和手机出货量均跃居全球第七,空调、冰箱、洗衣机等家电业务也都实现了历史性增长。但是,直到最近,股价依然游走在1元与2元之间,是沪深股市价格最低的非ST股之一。这至少说明,“革命尚未成功,同志仍需努力”,李东生和TCL集团能否真正像《鹰的重生》一样,超越历史,开始一个新的生命历程,尚需时间检验。

  关于企业的寿命,美国《财富》杂志曾经做过数据分析,结论是美国中小企业平均寿命不到7年,大企业平均寿命不足40年。而在中国,中小企业的平均寿命仅2.9年,集团企业的平均寿命仅7或8年。有意思的是,这份分析报告还提出,企业也只有经过重生的洗礼,才能更成熟,更值得尊敬,LG、三星、索尼松下IBM等都经历过这样的洗礼。如果企业生存能超过20年,一般来说,则还可以生存20年以上。企业的重生,也是个艰难的过程,大多数企业都选择了“等爸爸死掉——换领导人”的路径,通用电气的重生是最典型的例子,倘若没有传奇CEO杰克·韦尔奇,也许通用已不在人世。如今气势恢宏的苹果是个例外,史蒂夫·乔布斯创造了苹果,也是他让苹果重生。

0
首页
电话
短信